•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大牆西街33號鼓樓國際3301
  • 028-84419119
  • [email protected]

2019年養老金中央調劑怎麽分?東北等地受益最多

  2019年養老金中央調劑怎麽分? 廣東等沿海7省份純貢獻 東北等地受益最多

  本報記者 危昱萍 北京報道

  各地養老金的情況如何?如果收不抵支出現窟窿該怎麽辦?近日,財政部首次披露了中央調劑基金的收支情況。

  去年7月1日,中國建立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製度。各地按比例上繳養老保險基金資金形成中央調劑基金。基金不留存,按各地離退休人數全部向各地定額撥付。

  財政部數據顯示,2019年中央調劑基金預算規模4844.6億元。也就是說,各地上繳資金合計4844.6億元,中央也要將這4844.6億元全部分給地方。

  從2019年預算情況來看,廣東、北京、浙江、江蘇、上海、福建、山東等7個省份是“貢獻”省份,一共貢獻了1220.6億元;遼寧、黑龍江、四川等22個地區(含兵團)為“受益”省份。

  地區貢獻、受益情況,基本與國研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的分析一致。

  朱俊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:“根據調劑公式來看,人口流入、老齡化程度較輕的經濟發達地區,社會平均工資高、在職參保人數多,上解資金較多;而人口流出、老齡化程度高的地方,退休人員多,能拿到的下撥資金較多。”

  根據製度安排,某省份上解額=(某省份職工平均工資×90%)×某省份在職應參保人數×上解比例;某省份撥付額=核定的某省份離退休人數×全國人均撥付額。

  朱俊生表示,這也符合中央調劑金建立的目的。全國統籌沒有完全實現的情況下,均衡地區間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負擔。

  廣東貢獻大,遼寧受益多

  由於各地發展情況不同,沿海地區對中央調劑基金的貢獻更大,東北地區和大部分中西部地區受益更多。

  從2019年預算情況來看,廣東、江蘇、北京、浙江、山東、上海等地2019年上繳預算規模均在330億元以上,6地合計上繳2665.2億元,占中央調劑金總規模的55%。

  其中,廣東遙遙領先,741.6億元的上繳額占總量的15.3%;加上江蘇的478.8億元,兩省合計已占1/4。

  各省能拿到的撥付額,僅與核定的離退休人數正相關,因此哪個地方退休人數多,拿到的撥付額也就多。四川、江蘇、遼寧三省撥付額最多,分別為375億元、371.2億元、346.8億元。此外,浙江、廣東、山東、黑龍江、湖北、上海等地都超過200億元。

  怎樣算各省的貢獻與受益這筆賬?用上繳額減去撥付額就行了。

  從計算結果看,廣東、北京、浙江、江蘇、上海、福建、山東,這7個省份是“貢獻”省份。其中,廣東“貢獻”最多,為474億元。

  除福建外,廣東、北京、浙江、江蘇、上海、山東都是累積結餘超千億元的省份。

  福建的上繳、下撥規模雖較小,但該省老齡化程度較輕,65周歲及以上人口占9.0%,比全國低2.9個百分點;企業養老保險人口撫養比僅次於廣東,高達5.50,即每1個退休人員背後有5.5個參保職工的支持。

  雲南、貴州、西藏收支平衡。剩餘22個地區(含兵團)則為“受益”省份,淨下撥資金為當地養老金發放提供了支持。

  “受益”省份中,遼寧、黑龍江、四川、吉林、湖北、湖南、內蒙古、河北等地受益資金較多。其中,遼寧、黑龍江、四川三省受益金額位列前三,分別為215.8億元、183.8億元、177.8億元。

  可以看到,除了東北三省,四川、湖北、湖南等人口流出大省,也明顯受益於中央調劑金。

  東北地區老齡化加劇、人口外流較多,成為較為受益的省份並不意外,為何人口大省四川也位列其中?況且四川的企業養老金累積結存十分豐厚,超過3000億元,在各地排名第五。按說四川即使貢獻不多,也能達到收支平衡,但是有兩個因素使得四川成為“受益”省份,那就是人口流出較多再加上老齡化程度高。

  四川是人口流出大省,2018年人口流出省外995萬人,省外流入130.4萬人。年輕人外出務工,養老保險在廣東、浙江、江蘇等工作地繳納。到年齡領取退休金,若未滿足工作地領取條件隻能在戶籍地四川領取,個人部分全額轉移,統籌部分轉移繳費基數的12%,差不多相當於40%的統籌基金留在工作地。

  四川2018年已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,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達14.17%,比全國高出2.23個百分點。從目前數據來看,其老齡程度僅次於遼寧、上海和山東,位於全國第四。

  四川的企業養老保險人口撫養比較低,2016年為1.75:1,也就是說每1.75個參保職工中就有1個是領取養老金的退休人員,這個比例幾乎是山東的1/2。

  對比四川與福建,兩省上繳額差距不到30億元,但為什麽一個受益,一個貢獻?原因就在退休人數。2017年四川企業退休人員就達到720萬人,而福建在144萬人左右,下撥額前者為375億元,後者為71.4億元

  社保降費後,中央調劑金能否撐住

  對於企業養老保險收不抵支的地區來說,口袋沒錢,怎麽確保養老金穩定發放?中央調劑金無疑是重要資金來源。

  “中央調劑金的邏輯內涵是調盈補缺,強化再分配,提高上解比例,可以減輕一些養老基金壓力較大省份的財務壓力。”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關博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。

  以遼寧為例,2017年職工養老金當期缺口達343.8億元,若有200多億元的中央調劑金,將填補大部分養老金窟窿。

  今年5月1日起,各地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單位費率要降至16%,預計減輕繳費負擔1900億元。

  費率調整前,這些收不抵支地區的費率大部分在19%、20%,下調費率將減少養老保險基金收入,養老金的窟窿會更大。另一方麵,今年職工退休金繼續上調5%,開支反而更大。

  收入減少、支出增加,一增一減缺口更大,即便中央調劑金比例增至3.5%,能否補足缺口?

  對於這一疑問,財政部社保司司長符金陵4月4日表示,各級財政會繼續加大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補助。中央財政方麵,今年安排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補助資金5285億元,同比增長9.4%,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較為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傾斜。

  符金陵還表示,省級政府要強化責任,建立健全省、市、縣基金缺口分擔機製,通過盤活存量資金、處置國有資產、財政預算安排等多渠道籌措資金彌補基金缺口。

  “在省級政府主體責任充分落實到位的基礎上,中央可對核定後的缺口按照一定比例,通過適當的方式給予幫助。”符金陵說。

  當然,養老金缺口如何堵上,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,從長遠考慮,還應采取一係列配套措施。

  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董登新建議,除了已公布的社保降費綜合方案,還應加大國資劃轉充實社保基金,盡早出台延遲退休年齡方案,加大推進第二支柱、第三支柱養老金。

  “全國統籌還應拿出具體執行時間表。方案隻提到2020年底省級統籌,意味著2020年之後可以切換到全國統籌,但要進一步明確是不是2021年實現全國統籌。建議縮短過渡時間,盡快實現全國統籌。”董登新說。

責任編輯:賈振飛 2031864307